当前位置 :主页 > 七孔被 >

资讯中心

瞬间又愁容满面
* 来源 :http://www.tjgsdl.cn * 作者 : * 发表时间 : 2021-05-04 04:02 * 浏览 :

逯秀叶背过脸告诉记者,小女儿婷婷马上要开学了,每月需500多元费用,“已经没钱再让孩子念书了。”婷婷远在家乡200公里开外的宣化县一中读8年级,学习很优秀。

图为晨晨躺在病床上,已经昏迷了三个多月。宋锦丰摄

陈万勇回忆说,去年11月8日,同往常一样,儿子和村里的几个小伙伴结伴,乘坐一辆小型客车回家。途中汽车侧翻,车上的10名小学生和1名司机都不同程度受了伤。在被送往医院治疗后,其余9名小学生陆续出院,但儿子晨晨至今仍躺在医院的病床上昏迷不醒。

18日,记者在河北北方学院附属第一医院见到了晨晨,他刚做完高压氧治疗,气管被切开,通过鼻饲进食,右半边头部也因车祸凹陷。晨晨住院后,两个姐姐和母亲寸步不离地守候着。病床上,有好心人送来的玩具,还有十几只千纸鹤。

据了解,与晨晨一样,上寺村还有5个孩子也寄宿在这所学校。几位家长商量后,合伙租了一辆私人面包车接送孩子,面包车每隔两周接送一次孩子。每次接送孩子,司机都需要经学校签字同意后,孩子们才可以被接走。平时孩子们就寄宿在学校里。

“一刻也不敢离开,做梦都希望弟弟突然醒来,让弟弟第一眼看见大家都在。”陈万勇的小女儿婷婷(化名)对记者说。

原本一个活蹦乱跳的孩子突然间变成了这样,让我们怎么活啊?”看着已经昏迷3个多月的儿子,陈万勇18日向记者哭着说,哪怕是有一点点希望,也绝不会放弃。

车祸发生后,晨晨被立即送往医院接受治疗。经过诊断,晨晨被确诊为脑疝、颅骨骨折、失血性休克、腹腔脏器损伤、颅底骨折等17处损伤,导致深度昏迷。

陈万勇说,村里没有小学,离家最近的小学也在30里开外的常宁乡。考虑到乡里上学每天还需要接送,他和几个家长商量,下决心一起将孩子送到80里外县城的一所寄宿制私立学校念书。“为了让孩子识几个字,这也是被逼无奈的办法。”陈万勇说。

据晨晨的母亲逯秀叶介绍,她们全家平日靠种地为生,每年收入不足万元。事故发生后,各种费用已经花了35万元,其中孩子所在学校借给了22.8万,司机给拿了1万元,又从亲戚朋友处借了10多万。她说,钱都是借来的,自家孩子多,又念书,平时家里也没有什么积蓄。对于医院的饭菜,她们从来没有买过,能省一分算一分。

“儿子学习好,整天活蹦乱跳,小朋友都喜欢和他玩”,谈起自己的儿子,陈万勇脸上总会不自觉地露出笑意,但一看到躺在病床上仍昏迷不醒的儿子,瞬间又愁容满面。

陈万勇是河北张家口市蔚县常宁乡上寺村村民,今年55岁,除大女儿已经出嫁外,家中还有老母亲、妻子和两个孩子。陈万勇告诉记者,8年前,儿子晨晨(化名)降临,给家里平添了许多快乐。

陈万勇说,“这个春节,过得难死了。”妻子和女儿守着儿子,他出去四处借钱,大过年的,借钱也不是件容易的事情。为了省下给晨晨治病的钱,他们一家人只是简单熬了粥,就着咸菜喝了,也算过了年。

如今晨晨每天需要输4袋液,做一次高压氧治疗,加上吃药,每天不算生活费至少需要花费2000元,再加上其他费用,每月至少需要8万元的费用,这还不包括各种手术费和检查费。“现在孩子的右眼眼膜脱落,已经失明”,逯秀叶抚摸着晨晨的脸说,“接下来的日子,真不知道如何办才好”。

上一篇:定纷止争之法相关部门必须认真考量 下一篇:没有了